第二百六十三章 石中密室
书名:我家道尊是神医 作者:撸串小章鱼 本章字数:369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1 21:41:18

大一道尊一边寻思着这石碑下可能出现的危险,一边顺着坡道一步一步下到坑底!

这时一缕新鲜血迹,从这块怪异的黑石碑缺口处漫出来。

“一座渗血的石碑,你究竟藏了什么?”

“是时候现出你的真面目来了。”

大一道尊施出护身诀,随后将两手放在黑石碑上,心里一横,“起!”

轰然一声巨响,黑石碑被大一道尊硬生生的拨了出来。

这块黑石碑密度极大,连底座一起也仅一米来高,只是其重量竟有差不多两吨!

大一道尊把它连底座从地上拨了起来,只听坑边依可儿和婷婷有些惊慌的声音传了过来;“峰哥!快跑……!”

“她们必定发现什么危险了!”

心里一凛,大一道尊根本没作思考,直接丢开黑石碑同时向旁边用力猛地一纵,半空中这才趁空向坑底查看,只见大黑石碑下现出了一个石头镂空的大洞。

又有数十条红色怪蛇从那大洞里钻了出来。

“寡呱!”

空中一声厉啸。

二蛋和赵依兰同时出手,那数十条怪蛇转眼被扫荡一空。

大一道尊和依可儿林月婷一起,再次在坑边驻足观察,确定红蛇完全解决掉了之后,大一道尊,这才回到黑石碑露出的大洞前,往那现出的石洞里查看。

这石碑下露出的是一块整体的岩石,这个大洞就是这块巨大的岩石中硬生生的镂空出来的。

洞口有一排宽大的梯子下到石洞里,目测这石洞有近百平方,是一个相当宽阔的空间。

大一道尊神识下探,发现洞里有不少容器类物品,大一道尊到这里算是弄明白了;“虽然现在还不足以下定论,不过看得出这应该是一处墓葬之类的地方。”

“墓葬?墓葬怎么会有这么多蛇??”赵凌峰纳了闷了。

“这应该主要也是因为地脉的原因,蛇这东西性阴,像这种阴宅结穴点正是它们最喜欢呆的地方。”

大一道尊收回视线,说道;“现在这些蛇都处理掉了,既然已经来了,咱们当然应该要下去看看!”

“盗墓!”赵凌峰一个机灵,脑袋瓜子一转之下顿时一拍巴掌;“这剌激的……!看这排场,光在石头中镂空一座这么大的房子出来就够牛逼的了,这保管是位啥大人物吧?不是大人物谁能办到?”

想到这里这小子倒是开始坏笑了起来;“那照这么推论的话,嘿嘿了……这一趟必然能捞到不少值钱的家伙什。”

于是这家伙脑子又开始围绕这石头房子可能有的陪葬品拎达起来。

而大一道尊这时已经准备进入这间石屋了,想想依可儿,赵依兰和林月婷在上面,未免其担心,而这石头房子里也的确还有很多不确定性,让她们一起怕会冒不必要的危险,于是大一道尊对她们说道。

“这下面邪气较重,可儿,婷婷你们和二蛋依兰在上面等着,我下去探探路先!”

“那你自己小心点!”

“…………!”

“放心!”大一道尊比了个ok的手势,开始沿着石阶向下走。

这石洞并不深,沿阶梯下到十米左右,就到了洞底,这石头打出来的洞,里面满是蛇腥味,好在蛇腥味比人血腥味好多了,大一道尊仅是微微皱了皱鼻子,然后慢慢让自己的鼻子去适应这股味道。

像这种事大一也干得多了,和人一样,动物身上都有各自独特的味道,猎户们放出的猎狗也往往都能依靠闻出它们的味道来捕捉这些猎物。

人之所以自己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味道,是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味道,大脑潜意识里就把这味道忽略了,但是实际在动物眼中,人身体的气味其实非常的明显,

大一道尊下到洞底,发现洞底竟然打磨得相当平顺,像是在洞底镶了地砖一样,单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这石洞的主人,对这石洞下了不少工夫!

赵凌峰看着洞底也砸了砸舌;“大一哥,这工程量,不是大户人家绝不可能做出来!”

大一道尊未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开始沿洞内察看起来。

这石洞内部呈正方形,洞壁上有大量壁画,大一道尊驻足在洞壁一处画有一位佩剑男子的画前,仔细研究起来。

这种壁画,留有当时主人生活状态,生活环境,和当时社会环境的大量信息,考古专家往往仅凭壁画的风格就能敲定,壁画主人生活在什么年代什么身份,甚至壁画的主人是什么职业,经济状况怎么样。

关于考古壁画的研究,大一道尊也是在林教授办公室的书卷里有所了解,这时候正好可以派上用场。

壁画上这位佩剑男子身高约1米8左右,图中使用了大量黑色颜料以纹色重彩的手法,印染出他的轮廓,衣摆用了大红色,这其中加入了方格形的祥云花纹,看起来色彩艳丽,画工极其柔和,富有一定的平面剪影感。

这画者上色显然很用心,从上画色彩过度来看,作画者每一笔起落力度均能保持一至,如遇笔力深浅调整也能挥洒自如,证明作画者本身对手上的力道掌握相当有心得,大一道尊推测,这作画者,手上有很强的力度掌控能力,可以以此推测,作画者应该是一位长期习武的剑士或者刀客!

因为除此之外练习拳掌功夫的高手,手拿画笔的时候是很难做到这种运笔均匀有致的地步的。

而这位长期习武的剑士,所作之图,画中之人,留有道家所特有的发髻,以此推测,他很可能是道门中人,画中,他的脸色居傲,袒胸而立,证明他个性相当张扬不羁,给人一种恃才放狂的印像,再看画中人腰佩的长剑,赵凌峰这时倒是惊呼了起来;

“大一哥!你看他身上那把佩剑,像不像我们的赤炎!”

“赤炎?”

赤炎这把邪剑在龙虎山被灵虚趁乱抢走了,大一道尊当时的魂识感应到赤焰剑本身拥有一种强大的灵力,可以说一旦拥有这把赤焰邪剑,只需稍作灵炼,不用太长时间就能令其发挥出惊人的实力,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一旦等到自己修为达到剑芒期,到时在运持这把赤焰剑的时候,在赤焰剑逆天灵力的加持之下,定然能发挥出足以毁天灭地的能力来。

可惜这把剑现在在灵虚这家伙手中,一想起这事,大一道尊都是扼腕不止,深感遗憾。

所以一听赵凌峰这么一喊,大一道尊心里不禁一震!立即向画中人腰上那柄佩剑看过去。

果然,画上男子的佩剑,剑尾和赤炎的剑尾都有数十道同心圆,图中剑格护手依稀还能看到九头蛇的图形,不过赤炎的剑柄当时得到的时候剑柄皮护已经烂掉,而这图上男人的佩剑剑柄呈黑色,其上带有四轮圆环,从画中显示的圆点状淡黑色的纹理来看,有点像包覆的一层鲨鱼皮。

“如果赤炎这把邪剑的原主人,真的是这里的主人的话,那根据当时赤炎剑旁所留存的印有周朝大祚的青铜等器物来推论,这位主人肯定是生活在周朝之前的时代,或者同一时期,而绝不是在之后,就这一点不难下断言!”

大一道尊说着视线离开墙面人像,开始四下重新打量起来。

这石室比较独特,大一道尊视线扫了一遍,没发现有床,只有大大小小数十只陶坛子,大一道尊琢磨,“这么看来,这里肯定不会是他生活休息的地方,但是如果仅因为上面那只黑石碑就说这里是他墓穴,好像也有点牵强。”

大一道尊脚步沿石室内,转了半圈,觉得这些坛子有些让人纳闷,“他要这么多坛子来干什么?”

“大一哥!你看看不就知道了!”赵凌峰说道。

“小王八蛋,就你聪明!”大一道尊臭骂赵凌峰一通,果然打开了一只坛子。

这只陶坛做工平常,坛盖打开里面空空荡荡,什么也没有。

“怪了!”大一道尊随手又打开一只坛子,里面仍然什么也没发现!

一连开了五只,大一道尊停手了,“本尊知道了!”

“怎么?”赵凌峰正在纳闷,如果这石洞的主人是赤炎的主人,那他必然有通天彻地的能耐,这么种人怎么可能只留下一些破缸烂罐?

大一道尊指着这一地空坛子说道;“这些应该是装酒的坛子,由于年代久远,都挥发了!”

“那这么说,这个雾炎的主人和你一样,也是一位嗜酒如命的人?”

赵凌峰看了这一地的酒坛子砸了砸舌,“这酒瘾大的……!”

大一道尊有些感叹;“酒通气机,本尊估计他的剑术一定也是以狂放,为其风格,也难怪他会以酒为阵,酌酒相伴!”大一道尊感慨中,拿起一只坛子随口吟来;

“酣醇且斟满,”

“醪香偶硕珍”

“把剑饮三壶”

“权当小一樽。”

“噗!”赵凌峰倒是笑了,

“你这是在夸他呢,还是在损他?我就没弄明白了。”

“现在在人家的地方,当然得捡好听的来讲。”

“我怎么只听出是你在戏虐说他酒瘾大呢?”赵凌峰笑道。

“放屁!人家那是海量!你看这一地酒坛子,你敢说人家不是海量?”

“海量海量。”争不过,赵凌峰率性认错认痛快些;“酒剑仙!,他是酒剑仙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“小王八蛋得,这还差不多!”大一道尊说道这里叹了一口气;“不过从他这石洞建在阴脉地来看,如果我所料得不差,他应该也像那玉飞扬一样,没修炼成功,最终失败玉陨了。”

“大一哥,你这么说可就有些不对了。”赵凌峰听到这里打断了大一道尊的说法。

大一道尊眉头一挑;“怎么这么说?”

赵凌峰,嘿嘿一笑;“如果他死了一定会留下尸骨,可大一哥,你看这一屋子酒坛子,看到尸骨了吗?我看不要说尸骨,连陪葬的动物遗骸都没看到。”

“这不好说,也许时间久远,尸骨化了也不一定,仔细找找看再下定论。”

^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