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你别过来
书名:我的家教凶凶哒 作者:荣梦城 本章字数:344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4 21:23:39

江海洋偷偷地瞄完了陶然后,看着她仍旧是对自己一脸嫌弃的表情,心脏忍不住颤了又颤。

完了,看这个克星的样子,对自己的误会大了。

天地良心,他江海洋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和韩安妮在一起过。

而看着自家重孙子如此坚定的模样,叶澜知道江海洋是铁了心地要和韩安妮撇清关系了。江海洋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主儿,现在他已经明确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诉求,如果自己还劝阻他的话,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效果。

“算了,既然你不想,我也就不再勉强你了。改天和韩家人一起吃个饭,把这件事情说开了就好了。不过,这件事情怎么说都是我们理亏,所以给韩家一些补偿倒是应该的。”

叶澜头疼地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,决定把东边的那块地皮让给韩家的人去开发,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稳赚一大笔钱,可以弥补一下对韩安妮的亏欠了。

“谢谢太奶奶,老祖宗最好了!”

受到叶澜肯定答复的江海洋,兴奋地摇晃了一下她的手臂,然后又高兴地蹦跶着,坐回到了轮椅上,再次冲着陶然偷偷地瞄了瞄。

陶然捕捉到江海洋那飞扬的眉眼,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这个渣男学生,此刻到底在高兴什么。

自己生生把自己的未婚妻给作没了,恢复成单身狗,很哈皮吗?

什么“我的感情我做主”,搞得跟动感地带的广告宣传语似的。

这一顿晚餐平平淡淡地结束后,陶然就再次推着江海洋回到了房间里,先是复习了一段时间的资料,后来又监听了一段时间的江义城。发现这家伙从酒吧回来后,就一直躺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,陶然和江海洋也就失去了兴趣,眼看着时间不早了,陶然就准备打发江海洋去睡觉了。

“江海洋同学,你要不要洗个澡?”

现在是夏天,虽说江海洋一天都坐在轮椅上,活动量不是很大,出汗量当然也不会很大。但是时间长了,如果不及时洗澡的话,仍旧会让人感觉到黏腻。

听到“洗澡”这个词,原本还有点晕晕沉沉想要睡觉的江海洋,一下子就来了精神。

他挺了挺身子,刚想站起来去浴室,后来一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陶然,瞬间又改了主意。

“我现在不方便洗澡,但是你可以给我洗洗脚。”

说完,江海洋还指了指自己包扎着的脚丫子。

看到江海洋的这幅样子,陶然也终于想起来,现在的江海洋有伤在身,的确不适合洗澡。但是让她给他洗脚丫子,这种事情,也不知道江海洋是怎么想出来的。

但是看看江海洋半残的样子,陶然也只能哀叹了一声,然后从浴室里接了一盆温水,放到了江海洋的脚边,把他那只没有受伤的脚拿起来,轻轻地放进了洗脚盆里。

“哎,广告里都是小孩给妈妈洗脚,我这里倒好,直接颠倒过来了,老师给学生洗脚,成何体统。”

陶然边暗暗地吐槽着,边细心地为江海洋洗着脚丫子。而享受着陶然亲身服务的江海洋,则边忍着脚心上传来的隐隐的瘙痒感,边满足地喟叹了一声。

美,实在是太美了!

这样的高级享受,真希望每天都有!

细心地给江海洋洗完那只没受伤的脚,陶然还又用温抹布擦了擦他那只受伤的脚。等全部都处理完毕了,陶然才看见江海洋一直隐忍在脸上的笑容。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陶然的坏心思不受控制地爬了上来,悄悄地挠了江海洋的脚心一下,随即就看到了自家学生瞬间变换成狰狞表情的脸。

“哈哈,这样爽不爽?”

陶然做完坏事后,就端着洗脚水跑了,剩下还在为自己脚心处的瘙痒搞得心神不宁的江海洋,他只能恨恨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发出了一声不轻不重的闷哼。

哼,这个克星,竟然还敢挠他的脚心,看他以后会不会狠狠地收拾她!

可是,等看到陶然端着洗脚水进入了卫生间,不见了踪影后,一直强忍着的笑意,却不受控制地爬上了江海洋的嘴角。

先是浅笑,随即就是笑容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,越来越灿烂。到最后的时候,江海洋都忍不住“咯咯咯”地笑出了声。

等陶然再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江海洋双手捂着脸,正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。

“江海洋同学,你没事吧?”

陶然好奇地往前迈了一步,想要询问一下江海洋的情况。江海洋却在听到陶然动静的瞬间,就僵住了笑容,然后强迫自己把表情恢复成了以往冷清桀骜的样子。

“没事,睡觉,困死了!”

说完,江海洋就自顾自地爬上了那张属于他的超级无敌大床。猛得一下,把被子蒙在了自己的头上,将整个人都罩了起来。

陶然看着床上那个奇怪的人形棉被,又吐槽了几句自家学生的不靠谱,就回到了外间的床上。

江海洋睡觉的时候,不喜欢关灯。所以,陶然也只能陪着他一起亮灯。只是,他们亮的灯不是白炽灯,而是房间内那一圈光带。

确定江海洋已经睡着后,陶然自己在外间的空地上拉伸了一**体,又锻炼了一会儿身体,最后才躺在了床上,戴上监听的蓝牙耳机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朦朦胧胧中,陶然似乎听到耳机那边传来了一声声的呼唤声,仔细一听,好像是在叫她的名字。

“陶然,陶然……”

陶然掏了掏自己的耳朵,一下子把蓝牙耳机给弄掉了。那个一直呼唤的声音也就停止了下来。

陶然猛的惊醒了过来,抬头看着自己所处的大床,又看了看周边亮了一圈的光带,恍恍惚惚中,才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地方。

这不是在福利院里面,也不是在A大的宿舍,而是在和江海洋一墙之隔的地方。

可是,刚才睡梦中那一声声的“陶然”,到底是谁在喊呢?

陶然再次掏了掏耳朵,发现蓝牙耳机不见了,这才又拿起掉在床上的那只蓝牙耳机,疑惑地凑到耳边听了听。

可是,这次除了寂静,陶然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或许是幻听了吧。

陶然自我安慰了一下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刚才晚饭的时候,听到叶澜提起了韩安妮,陶然就想起来,自己还欠人家那位韩家大小姐一条价值五百万的裙子。

韩安妮说过,陶然可以直接赔给她五百万元人民币,也可以赔给她一条一模一样的裙子。

陶然一想起“要赔五百万”,顿时就有点肉疼,反正已经睡不着觉了,索性就起来,把韩安妮之前那条被盐水喷过的裙子拿了出来,仔细研究了一下。

其实,这条裙子怕水,主要是因为质地的原因。那点被盐水喷过的地方,明显是有点褶皱了。对于韩安妮这样的大小姐来说,可能衣服上有点褶皱就不能穿了,可是对于陶然这样出身贫苦的人来说,别说是褶皱了,就是衣服上有补丁,都可以照穿不误的。

陶然拿起那条裙子,仔细地研究来又研究去,终于想到了一个好的办法。

既然这样的衣服原料不好重复使用,那就不如在上面绣上一点花纹,既可以遮挡住那些褶皱的地方,又可以给整件衣服增加一些亮点和色彩。

想到这里,陶然就先把褶皱的地方处理干净,再拿出针线,在上面开始穿针引线了起来。

对于像陶然这样的小孩来说,从小会点针线活,似乎已经是必备的技能了。而且,有一段时间,她还跟着福利院里来的一位暑假义工,学过一段时间的苏绣。那个义工临走的时候,送给陶然一整套的苏绣工具和丝线,陶然为了自己修补衣服方便,一直将那些工具和丝线带在身边。眼下,就是用到它们的时候了。

现在,陶然的苏绣技巧虽然说不上有多惊艳,但是跟普通人比,水平还是能高出一大截的。

熬了几个小时后,陶然终于把韩安妮的裙子修好了。看着原本褶皱的地方,上面已经站上了一只栩栩如生的孔雀,陶然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心也算是落回到了肚子里去。

“总算是修好了,也不知道韩安妮会不会满意。她要是非让我赔五百万不可,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陶然自言自语了一会儿,看着天空中慢慢升起来的鱼肚白,不自觉地揉了揉眼睛。

熬了这几个小时,不仅仅是手疼,眼睛更疼。好在终于完工了,马上也可以交差。下次见到韩安妮的时候,陶然就可以把这条裙子还给她了。

如果韩安妮对此不满意,陶然也已经想好了对策。要么就自己再重新制作一条裙子,要么就把这条绣了孔雀的裙子拍卖掉,拿拍卖得到的钱去还给韩安妮。

“嗯,就这么办!”

陶然攥了攥拳头,为自己加油打气。只是一想起自己马上就要面对那个傲气的大小姐,难免有些头疼。

而此时,被鲍师傅一个手刀劈到昏迷的韩安妮,则一直躺在自己柔软的床上,过了很久很久,才终于苏醒了过来。

睁开眼睛的瞬间,韩安妮就看到了眼前那个硕大的身影。再仔细一看,不正是劈晕她的鲍师傅吗?

“你,你别过来……”

韩安妮惊恐地往后缩了缩脖子,发现自己喊出的声音,已经因为恐惧而变得极其嘶哑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